主题 : 塘桥整治群租 123户群租户正逐步迁出塘桥
级别: 社区 管理员
UID: 208
精华: 24
发帖: 326
威望: 522 点
塘桥币: 1068 枚
荣誉贡献值: 186 点
好评度: 0 点
参加活动: 0 次
发起活动: 0 人次
所在小区: 浦建小区
注册时间: 2009-09-03
最后登录: 2017-02-04
楼主  发表于: 2013-06-15 10:12

塘桥整治群租 123户群租户正逐步迁出塘桥

一辆搬场车载着家具,正准备驶进东方路上的龙阳花苑。司机报出门牌号,保安却没有立即升起停车杆,而是反复核对信息,检查车上家具后才放行。在这里,物业紧追业主租房信息,一旦遇上群租,便按业主公约规定主动劝离。

  紧邻陆家嘴软件园,坐拥仁济医院东院和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两大医院,40余条公交线纵横交错——龙阳花苑所在的塘桥街道,曾是不少“二房东”眼中群租房的“标本级”地段。

  作为“平安浦东”建设六大专项整治之一,塘桥街道启动群租整治以来,123户群租户正逐步迁出。困扰上海的群租管理难题,塘桥街道是如何破解的?

  “区位优势”引来群租客

  “这个地方‘区位优势’好,需求量非常大,比过去中远两湾城更有利润空间!”一名联系过诸多“二房东”的房产中介,向记者道出塘桥街道群租多的原因——北接陆家嘴金融贸易区,南连世博园,两条轨交线贯通,40余条公交穿梭,“基础条件很好,上班族出行方便”。

  这里的市场需求更是惊人:仅陆家嘴软件园的白领员工就多达3万余人,辖区两家三级甲等医院,每天就诊人数近3万人次,尤其是儿童医学中心,外地一个孩子来看病,至少两三人陪。

  有“区位优势”、市场需求,难怪这里被一些“二房东”视为群租房的“标本级”地段。

  随着群租的出现,问题也开始显现:乱扔垃圾、门禁虚设、噪音扰民……居民与租户间的矛盾日渐升级,每年涉及群租的投诉达数十起。今年,辖区内一群租房因用电引发火灾,更让居民们感到不安。胡木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沈红跟居民一起走访小区里的群租户,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情况:有撂狠话“你们打听打听我是谁”的,有唆使老婆跳楼相逼的,还有一开门干脆倒在地上佯装口吐白沫的。

  情况又有了新变化。敲开门,一张苦笑的脸,怀抱着哭个不停的毛毛头,还未等居委干部做完自我介绍,对方便开口:“我是房东亲戚,带孩子来看病的,就住几天,不给钱的。”从门口往里看,客厅虽未被隔离,却摆了七八张床。最简陋的一张,居然两个凳子搭上木板就成了。厨房里接了七八个电饭锅,同时在用。这些“亲戚”来自全国各地,口音中带着各地方言。街道好不容易联系上房东,对方答应“问问看”,就没了下文。等街道再联系,对方却表示:“我都看了,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啊!”

  过去,这里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能隔出11间来。如今,“二房东”根本不用硬隔离,可能住人的地方,哪怕是厨房、卫生间,都摆上了床。租客入住时,房东就先教好租客遇到有人上门时如何回答。若是房东来“兴师问罪”,“二房东”就将多余的床暂时收起来,房东们也就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。还有的“二房东”主动找到居委,彬彬有礼递上名片:“十大优秀青年”、“工商管理硕士”等各种头衔挤满了小小的名片。一些自称“法律界人士”的“二房东”还会对着居委干部振振有词:“凡事要讲法律。”

  一次,查处群租过程中,塘桥房产办事处主任王功成赶到现场,说服“二房东”自行拆除隔间。几天后,“二房东”却发来短信,表示自己最近很忙,希望街道和居委出面找人帮忙拆除隔离墙。可真要等工人到了现场,又有人拿着手机边拍边说街道和居委“侵犯私人财产”。“这些‘二房东’早就把各种规定研究得很透彻了,要整治群租,谈何容易。”

  “民心”是最可用的力量

  房东找不到,房客搬不走。这是群租房整治中面临的两大难题。

  然而,居民们整治群租的愿望却十分迫切。“既然居民们都迫切希望整治群租,‘民心’就是最可用的力量。”经过一番摸索,街道找到了整治群租的一剂“良方”。

  贵龙苑居委会的自治组织“戴老师议事厅”,发动邻居制订楼组公约,对群租说“不”。在小区里,居民们做“有心人”,发现群租线索及时上报。居民们还会请社区民警帮忙联系房东。原本对居委干部爱理不理的房东一听是“警察来电”,往往会配合整治。

  在居委会办公室里,居民们把平时记录下来的群租实情一一展示给房东看,这才让房东明白自己是如何被“二房东”忽悠的,当即决定和“二房东”解除合同关系。一些房东甚至直接将房子托付给楼组长管理,避免再次沦为群租房。

  胡木居委的居民们听说街道要整治群租房,便拿着街道发的“红头文件”,不断上门做群租客的工作,告诉他们这次“政府要动真格了”,劝他们赶紧找新的房源。房客一着急,“二房东”就不得不现身。居委抓住这一机会,通过人民调解方式,当场让房东、“二房东”之间签署调解协议、解除合同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整治群租工作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——不少一直观望的“二房东”,见群租房逐个被拔,也不再纠缠。

  但“顽疾”向来难以“药到病除”。低价租房需求始终存在,经济利益的驱动也未改变。对于那些暂时未能迁出的群租户,各小区也不让它们成为“孤岛”。“安全措施到位、垃圾清理规范、禁止噪音扰民……”居委会不断上门告知居民需遵守的业主公约,楼组长定期检查,通过强化居民自我管理来消除安全隐患。

  防控前移,斩断利益链

  塘桥街道综治办主任费德和告诉记者:每处置一户群租房要出动40—50人次执法力量,耗时多个月,中间还会产生各种矛盾纠纷。如果能把问题化解在前端,就能以最小的成本解决问题。

  最近,微山三村13号门前来了几辆黄鱼车,陆续拉来6张高低床。这让一楼居民坐不住了:“好不容易把小区里的群租户全部清理出去,难道又有人要来搞群租了吗?”这位居民立即将情况告知楼组长,楼组长随即通知居委,并下楼与对方交涉。闻讯而来的居民们护在楼前:“问题没搞清楚之前,这些床不能进房间!”最后,在居委协调下,租房者承诺绝不搞群租,房屋住宿人员不会超过4个,“欢迎楼组长随时上门查看”。

  “居民自治,是第一道防线。”茂兴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张瑞芳告诉记者,如今社区居民已经形成了共识,搬家离开小区的居民都要留下联系方式,新租户入场前,房东也要告知居委会,房屋一律不能转租给“二房东”。

  在整治群租的过程中,居民也渐渐摸清了群租背后的利益链。

  居民李先生曾有一套110平方米的房子要出租,消息一放出,多家中介纷纷来电。这些中介只有一个要求:请李先生将房子包租给他们,由他们统一打理,价格与市场价一致。看起来是让房东“省心”,其实是中介与“二房东”勾结,包下房子后转租给“二房东”改造,变为群租房。

  “这样的利益链导致租金越来越高。”贵龙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刘俊玲告诉记者,贵龙苑小区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,前几年出租价格为每月4000元左右。随着“二房东”的狠炒,近年已涨至每月8000元,原本可以自住的租房者不得不“群租”。

  为了规范房产中介,塘桥街道成立社区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会,下设宾旅馆、房屋中介等6个分会。通过房屋中介行业分会,及时宣传房屋租赁政策,同时也获取房屋租赁信息,把好源头关口;还通过宾旅馆协会,鼓励辖区内31个宾旅馆中“吃不饱”的商家拿出房源,以低于市场价又能获取利润的方式,解决部分就诊人员家属的住宿问题,从源头上减少群租。

塘桥社区论坛欢迎你!
温馨塘桥  宜居家园
有问题欢迎和我们联系:
webmaster@tangqiao.net